今夏太阳岛,舢板是打开“从前慢”的精美钥匙

城市变了,城市里的人变了,城市里人们的生活也变了,可文脉在延续。在哈尔滨,人们念念不忘的 " 三野风情 ",从以前到现在一直代表着快乐,这种 " 快乐 " 太阳岛上最常见。

太阳岛上的《从前慢》,真就如诗如歌:埋在心底的乡愁,就是那把 " 好看的锁 "," 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 原本藏在心底一生的爱,在这个夏天,被小舢板开启了。

徐悲鸿弟子的 "30 年乡愁 "

站在太阳岛斜拉桥(太阳桥)上,金水河边的西堤大坝被大树掩映着,这条太阳岛曾经最喧嚣的游路,已静了快 20 年。2013 年 9 月 12 日,在这条路上,时年 85 岁的潘绍棠大师说,他找回了 "30 年乡愁 "。

潘老是我国著名雕塑家,1948 年考入当时的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 ( 中央美院前身 ) ,由徐悲鸿面试、分配专业。1952 年,潘老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并留校任教。

哈尔滨是潘老的 " 第二故乡 ",他曾在这座城市里工作、生活很多年,至今仍立在太阳岛西堤的《展翅》,是潘老 1982 年的作品,被老人视为代表作之一。
 


 

那座雕塑至今栩栩如生,身着泳衣的少女,面目清秀,正扬臂俯身欲跳入江水中 …… 这就是太阳岛曾经的写照,当年的模特 " 小玲 " 已人到中年。

潘老说,他还记得堤坝下成排的小舢板,游路转角处的 " 木头餐厅 "。

那座化为灰烬的 " 木头餐厅 "

就在上世纪末,太阳岛上的 " 木头餐厅 " 烧没了,至今让人念念不忘。

哈尔滨的米尼阿久尔有名,太阳岛上开的是分号。" 米尼阿久尔 " 俄语意为 " 精美艺术品 ",资料记载,从江面望去,太阳岛 " 米尼阿久尔 " 餐厅就像水上的一艘大船,建筑面积 800 平方米,能同时容纳 200 人进餐。当年旅居哈尔滨的外国侨民避暑度假,多喜欢坐在这个餐厅里喝着冒白沫子的乌鲁布列夫斯基生啤酒、梭忌奴牌冰啤酒,欣赏江面上的客轮、舢板、帆船。

米尼阿久尔咖啡西餐厅吸引了无数游人

太阳岛米尼阿久尔餐厅就是后来的太阳岛餐厅,烧毁前还叫过 " 夕照阁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餐厅里的炖江鱼、酥白肉、炝拌菜、罐头瓶子装生啤酒 …… 成就了哈尔滨人 " 最早的消夏啤酒节 "。
 


 

" 木头餐厅 " 因为外形漂亮,曾是太阳岛名片之一,它原本不在那里,因为防洪建堤,曾经整体搬动过三次,越搬越高。据说,当时搬迁时,数百人围着餐厅喊号子抬,场面相当壮观。那场致命大火,把存在了 70 余年的 " 木头餐厅 " 彻底烧毁。近年来,太阳岛风景区一直在谋划着选址复建。

" 水上公交总站 + 水上餐厅 " 可以很美

风景区水域再现小舢板,太阳岛的蓝图展开了一角,谋划中的 " 水上公交总站 + 水上餐厅 " 也很美。

近年来,停靠太阳岛江岸的码头均为趸船式浮码头,这种码头占用水域较大,割裂了岸边风景线,来往船只也造成太阳岛水面杂乱。每年通航期间,游客下船与入岛车辆、索道下客汇流,人车混行,时常拥堵。

太阳岛的 " 江心岛 "、小舢板是因为松花江哈尔滨段水位上涨消失的,趸船式浮码头随水位变化的 " 优势 " 已不重要;水位常年保持在 116 米左右,却给建 " 水上巴士站 " ——直立式固定客运码头,创造了契机。

太阳岛风景区曾透露,设计的 " 水上巴士 " 太阳岛总站,初步选址在靠近滨洲铁路桥堤坝外原三联码头位置。新三联固定码头,拥有可同时停靠 10 艘船的泊位,并与水上餐厅结合设计,弥补太阳岛餐饮设施不足。码头建成后,所有停靠太阳岛的客轮将停靠新码头。

后记:

这个夏天,太阳岛上再次荡起双桨,让人们多了很多期盼:湿地氧吧能让我们更亲近,水上公园我们可以划船逛 …… 小舢板已承载着乡愁和 " 一生爱 ",荡向诗画一样的明天。
 




 

我们还为此做了一场美美的体验式直播,点下方蓝色按钮,可看直播全程回放。
 

图文转自/新晚报 ZAKER

作者: 刘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