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企业风采 / 太阳岛百年

太阳岛百年

中国首次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活动

1907年的5月,是个充满生机与希望的季节。这一年,哈尔滨中俄工人在太阳岛上举行了中国首次纪念“五一”节活动。

mmexport1618800934124.jpg

那时,中东铁路哈尔滨总工厂机车分厂有一位叫吴泰的工人,入厂前曾在俄国当过苦力,接触过俄国布尔什维克,学会了俄国话,了解了一些社会主义革命的思想。由于他办事热心,又有斗争经验,在工人中很有威信。1907年4月,他曾多次对工人讲,“五一”是国际劳动节,是各国劳动人民的节日。人家俄国工人每年都纪念自己的节日“五一”节,咱们中国工人为什么不能纪念自己的节日?今年“五一”节,咱们三十六棚的工人就开个纪念大会,也叫大总管巴切罗夫和铁路局长霍尔瓦特知道咱们中国工人不是好欺负的。许多工人一致同意,就派吴泰和俄国工人商议,采取共同行动。于是,从4月下旬开始,中俄工人就选出几个负责人,开会研究,最后一致决定在“五一”那天举行大罢工,并在松花江边举行纪念活动。会议还决定,罢工不仅动员本厂工人参加,还要联络中东铁路各站段工人、面粉厂工人和码头工人参加。这个决定,对中俄工人鼓舞很大,特别是中国工人首次迎接自己的节日,心情更是万分激动,他们分头活动,奔走相告。

4月30日(俄历)上午,中俄工人代表来到铁路总工厂账房找到大总管巴切罗夫,向他郑重提出:“5月1日是全世界劳动人民的节日,我们全体工人要开会庆祝,要求放假一天。”巴切罗夫一听这个要求,耸耸肩膀,摊开两手说:“根据路局规章,没有‘五一’放假的规定,你们不要提出无理要求,明天照常上班干活!”工人代表没有听他这一套,回去通知全厂工人“五一”按计划到江边聚齐,隆重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面对工人的决定,巴切罗夫慌了手脚,扬言要采取“防范”措施。当天,工厂各处就张贴出用中俄两种文字写成的霍尔瓦特镇压罢工的《六十八号令》,命令威胁说:“对擅离职守或旷工者,以刑法第三八四条规定罪责,处以四个月至八个月的监禁……”工人们看后气氛地说:“这是吓唬咱们,不听他那一套,明天坚持罢工,一定要纪念‘五一’节。”巴切罗夫一看命令吓不倒工人,就叫他们的大小监工到各分厂活动,妄图用收买和引诱手段,来破坏“五一”大罢工。他们欺骗工人说:“好好干活的给长工资。”“明天上工干活的发给两天工钱。”工人们根本不理他们那一套,天没黑就回家了。

5月1日(俄历)这一天,天气晴朗,树枝也吐出了绿叶,地上小草也绿了。哈尔滨铁路总工厂、机车库、面粉厂、码头工人、装卸工人,从四面八方向江边走去,有的工人还打着红旗。一些沿线各站、段的工人也从远道来参加大会,随着涌动的人流,许多学生、店员和市民也随着来到江边。不大功夫,江边就聚集了几千人,霍尔瓦特知道工人罢工纪念“五一”的消息,立即跳动护境军到江边镇压。组织罢工的几位负责人得知此消息,当机立断,决定渡江到江北太阳岛开庆祝会,并立即派人和停在江边的几艘货轮联系。船上的工人听说到江北太阳岛开会纪念工人自己的节日时,非常高兴,他们不但把所有大小船只用来运送工人,而且表示愿意参加大会。当护境军赶到江边时,几千名工人早已到了江对岸。

杀气腾腾的霍尔瓦特面对滚滚东逝的滔滔江水,背后是萧瑟冷清的中国大街,只能望江兴叹!据说,他曾亲自向江对面的太阳岛开枪三响,以发泄心中因成了中国工人手下败将终生羞耻的狂怒。

这天上午9点,纪念活动在江北太阳岛上的一片高坡地上进行。工人们利用一个比较高的土堆当讲台,土堆四周插满了红旗,旗上面写着“五一万岁”、“劳工神圣”等醒目的大字口号。下午1时许,一些俄国工人纷纷发表演讲,吴泰代表中国工人讲了话,控诉沙俄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活动进行中,江北一些村屯的农民和江南一些市民纷纷前去观看。发言后,中俄工人唱歌、跳舞,一片欢乐气氛。纪念活动到晚6时许,工人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太阳岛。

1907年哈尔滨工人纪念“五一”节活动,在哈尔滨工人运动史上是一曲嘹亮的凯歌,是一首壮丽的诗篇。它显示了中俄两国工人阶级团结、战斗的力量,使沙皇俄国统治者和清朝政府大为震惊,对以后哈尔滨工人运动的发展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8天之后,奉天《盛京时报》刊登了一条简短的消息,称哈尔滨的俄国工人和中国工人“集三千余人”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并举行罢工。

 

——摘自《太阳岛未知的百年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