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企业风采 / 太阳岛百年

太阳岛上的婚礼

时间:2021-7-27 22:57:53

      迎着和煦春风,伴着优雅的乐曲,美丽的太阳岛上,一对对喜结连理的新人在这里拍照、留影,把美丽的笑靥凝聚在快门闪动的瞬间。然而,70多年前,就在太阳岛上的同一个地方,也曾有一对青年伉俪在这里喜结良缘,不同的是,没有音乐、没有贺语,更没有留影……

 1.png

       如今,一对对喜结连理的新人在这里拍摄、留影,他们也许不知,就在他们欢度美好时光的地方,当年,也曾有革命志士在这里留下喜结良缘的瞬间。

1931年5月,一个宁静的夜晚,冯仲云与薛雯在美丽的太阳岛上举行了婚礼。这一天,岛上的柳枝吐出嫩芽,在微风中婆娑起舞,向这对新人表示祝福;松花江水光潋滟,发出潺潺的声响,诉说着新生活的开始;一轮明月高高挂在天空,为这对新人支持了婚礼。

       1930年10月,受党的派遣,中共党员冯仲云只身由北平来到哈尔滨,在东北商船学校(江北太阳岛上)任数学教授,并以此为掩护从事党的活动。不久,他又被东省特别区第一中聘为兼职数学教师。

       据冯仲云爱人薛雯撰写的《白发回首》一书回忆:暑假将到时,云给我来信:“雯妹!你来哈尔滨,能比你在学校学得多。我希望你能立刻来此。”仲云写这封信,有两个原因:一是学校的学生中有不少人思想比较进步,如住在学校对开展地下工作不便,因为军官式的学校等级界限分明,课余学生与老师几乎不往来,如在校外有个家庭,作为朋友“串串门”进行工作要方便得多;二是校长聘仲云当校长儿子的家庭教师,而校长有个女儿正在物色佳婿,我去可以避免这方面的麻烦。

 2.png

       1946年7月,冯仲云与夫人薛雯分别12年后在哈尔滨重逢


       薛雯在书中回忆到:在我去以前,仲云要学校帮助他在离学校隔一河套的牛甸子沙滩找一处住房。牛甸子是从江北到江南道外区的必经之地,航务局的大巴拉斯(拖船)就停在靠近沙滩的松花江里。有些同学的家也在江南道外,这样就便于开展工作。此时,冯仲云以文学爱好者的身份,团结进步学生,在商船学校和一中分别秘密成立了读书会。在读书会里,他向会员介绍左翼作家,组织阅读鲁迅、郭沫若、高尔基等人的作品,讨论俄国十月革命的经验,为党的组织发展奠定了思想上和组织上的基础。

       追忆当年婚礼的美丽时刻,薛雯在书中这样描述的:“云轻轻的对我说:‘回家吧!’一阵幸福的感觉穿透我全身。云伴着我走向江边,在我依着云等待渡江的时候,像是迎接我们,天上突然下了一阵暴雨,洗净了大地上的尘埃。不多时雨过天晴,松花江上风平浪静,碧空中出现了一道彩虹。我俩相依坐在渡江的小划子上,松花江北岸金色的沙滩、葱绿的小榆树、红红绿绿房顶的小木屋、黄色的小教堂尖顶闪着金光的十字架,像童话世界一般映入眼前。云遥指一个木栅栏围着的黄墙红顶的小屋说:‘那就是我们的家!’家,多么亲切啊!我和云把这一幕看成是我们彩虹下的婚礼。从此,在哈尔滨江北牛甸子沙滩上,开始了我们共同的新生活。我们住的牛甸子沙滩,住了八九家俄罗斯人,当地人叫他们老毛子,因此这地方也被称为毛子村。俄罗斯人多是以养奶牛卖奶为生,有几家是中长铁路的铁路工人。在毛子村后面有一排小木屋,住着以摆渡为生的山东人,是些小船夫之家。结婚以后,我学会了划船。我每天划着小船送云过江汊子去上课,晚上再划船把他接回来。我当时只有18岁,那些比我年长的进步学生依然敬重的叫我‘师母’。在江套旁有一块草地及一些小槐树,每到礼拜天就在这里,云领导着进步青年学生开读书会,我和云的侄子铉放哨供水,也听他们的发言。当时校长曾怀疑冯仲云是共产党员,教务长徐沛也出于爱护,说他是个浪漫主义者。房东太太住在我们隔壁,儿子回苏联,只有两个女儿。她的大女儿齐娜在中长铁路工作。老太太倾向苏联,在十月革命节还请我们吃小猪肉,同唱国际歌。”

       他们在这温馨的富有异国情调的小家里,生活着,战斗着,在太阳岛上这块美丽的土地上,不断的点燃着中国革命的星星之火。


——摘自《太阳岛未知的百年故事》

      冯仲云(1908-1968),江苏武进人,东北抗日联军将领。

      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数学系。曾任中共东北反日总会党团书记,中共满洲省委巡视员、秘书长,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政治部主任兼珠河中心县委宣传部部长,中共北满省委书记,东北抗日联军第六军政治部主任、第三路军政委。建国后,历任松江省人民政府主席兼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北京图书馆馆长,水利部、水利电力部副部长兼华东水利学院院长,曾当选为"八大"代表和第一、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